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怡情画苑

楼主: 落瑛繽紛

【落瑛缤纷诗歌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突围
在乌有之乡,月光被星子盅惑
风际拂过云端,一切都是无争
长满树木花草的山岗,一同季节
生长、萎缩、抑或开放、枯萎
生死存亡都是时间的问题
一些病态的憔悴,在这里
也便退避三尺之外

诗人隐姓埋名潜入幽谷芬芳
在无法偕老的寂静深处独舞
屋檐上挂着雨滴迟钝的韵脚
待上一厘米的深度,真相
便浮出水面
所有的阴晴冷暖,在这里
一笔勾销

一场悲伤的雨,就要哭瘦整个秋天
入冬的夜晚,白雪覆盖斑斓
洁净如素的大地宽恕了所有繁衍的生物
沉默着突围,酝酿来年的生机盎然
无需在乎是否被夜色看好,是因为
注定行走一程载满月色的牵挂,在这里
迁就也是宽容

写于:2009-10-28日

在别处
是桃林的一抹挣扎罢,何以
挂着一帘雨水的相思,自屋檐
垂落一夜潮湿的交战?
有血色慌乱
绘成五彩斑斓的调色板
红黄蓝紫绿,哪一抹深得你的最爱?

路遥、日久
有欢笑,有泪水,也有误会
看不尽花开花落
在灵魂赤裸的诗行,飘飞着
始终贯穿一朵玫瑰迟开的芬芳

留半笺遗憾罢
去回荡万里惆怅
如醉如痴的恍惚
在一阵紧过一阵的秋风里,告知
岁月的苍老
养心,莫过于淡泊。勿念!

写于:2009-11-5

悲喜无澜
此时,被一曲温柔的长笛,渲染
一段怀秋的往事
在陆地与海岸交汇处,丈量
彼此之间的距离
仿佛事不关己,等待
隐匿于心底的冲动自然就范

还记得吗,你一脸无辜拒绝巧合
日头晴朗到虚无,风声吹皱情绪
我在低洄的季节深处,匆匆
收割未果的相思,回眸过处
和天空洁净的对接,撕下一片云彩

一些谎言生动得让人无法抗拒
一些情感肆意扩散成抒情的曲调
悲喜无澜,无需对欺骗动真
所有罪证,都将尘灰般
抖落于岁月的肩头
关于其它,交给时间

写于:2009-11-6

往事以南
雨,七零八乱
撕开夜的恬静和忧伤
思念,隔着东半球,沉入
一杯草药苦涩的杯底
秋天的慢板
一同醺然跌碎的雨水
独舞,黯然

瘦如愁肠的林荫小道
延向神秘的黑暗深处
也许擦肩,也许重逢?
这抒情的且又易于怀想的雨夜
喃喃地挣扎着生命的绝唱
层层递进的冷
低美,彷徨

往事以南,记忆向东
恰好一曲悠扬的旋律
载满两处相思,温柔抵达
纵然是一袭执拗的谎言
在真假并存的故事里
打满记忆的补丁,仍旧
指日,可望

写于:2009-11-10


一路向东
落日,被冷却的余温
沿着披挂血液的红枫林,凉透
靠近灯火阑珊琳琅满目的街市
秋水寒于霜降,是多么的不和谐
就像一尺月光,带着尘世的微凉
安抚长风一阵咳嗽病态憔悴的秋颜

且不管花落人亡两不知
伴随柔弱无骨的曲调,空自幻想
穿透薄雾弥漫的窗台
以仅有的体温吻火暮秋的协议
是谁,在一缕耳语的风中吟唱?
是谁,在月色凄迷中怅望?

波光流韵的河水
载满思绪膨胀
也载满束缚于心的冲动
仿佛融入磨刀挥霍的青春
注入,令人心驰神往的惊涛骇浪
一路向东

写于:2009-11-11

几米月光
几米月光掉进温柔的陷阱
打破,一夜沉静
风过,激荡独舞的灵魂
次第漾开羞涩的笑容
再没有任何屏障
隔断泪与水的相溶

交织吧,所有风尘俗事
在一汪纯粹的洁净里
足以涤清内心的污秽
仅有的微光寒射,柔如彩虹
素手牵影,七彩的相思两端

凸起的地面和凹下去的深井
恰好托起一面清澈的明镜
照见了千里找寻的彼此
终没辜负坐井观天的等待
只需给我几米月光
安我现在的魂,度我将来的魄

写于:2009-11-12

如夜
文字/落瑛缤纷
写于 2009-11-17

冬叶,以超常速度
迅疾飘飞,脱离大树
屏息聆听风吟的私语
颇有微词,略带凉意
如夜,用冰凝的心沉着等待
从果核之硬到桃花之软

反正经历生死,何不
保持飞翔的姿态
从来处所来,到去处而去
不屑凡尘固守心灵的天堂
如夜,藉泪水为信物
遥寄,小有的欢喜和小有的感伤

一场雪
自然而来,悄然而去
带着惊人的慈悲溶解成温柔的薄水
幸与不幸渐渐自知
如夜,惯看风雨残雪
陌上花,缓缓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月.离歌

『一』

一些幸福还来不及收藏,便在
一阵秋风的萧杀里消失殆尽
尚若,我的真情你还不曾体会
如此,便是必然
信不由衷,爱
在触手不可企及的地方,零落一地
被你无心踩在脚下的哀伤

情感潮涌,盛开一屏冰冷的苍白
被千朵万朵桃花砸中
亲爱,请允许我就此逃离
一次不能抵达的繁华
一切还归本来面目
十月,不过是头顶一次叛变的秋天

看罢,我就这样委身于脚下的泥沼
浑浊溅起的相思
又怎能抵达隔岸的灯火
去温暖你心仪的归宿吧
去点亮你情欲的火焰吧
倾听斑斓,都将
沉淀于岁月的深处,天造的静谧


『二』
人生,有许多无法解答的情感
一如,不曾盛开就已凋萎的花朵
一如,不曾抵达就已消隐的芬芳
是风的来去匆匆?
让飘零的生动无声叹息

颤栗着笔端的相思
在谁的幸福之外
用黑色之魅演绎灵魂的孤独
该如何圈养,画字为牢的心事无数
月色一抹清辉
朱唇未启,就已残缺不全

隔岸的灯火是明亮的
在某一盏缠绵阑珊的一隅
正在孕育一个灵魂的孤独
无需等到未央,累了,散了
几番沉浮之后,生活还在继续

『三』
夜,坠入
无边的黑,窒息的安静
云影一袭素白,绝对
是无意识的轻薄
落水低处,搅浑一行清泪
无关内外,只是情绪的风景

无止境被剽窃的心事
自月牙儿飘渺,打星星之间窥望
步履踉跄,曲直弯曲
夸张的辞藻
从无真实地敞开心扉

十月离歌
酷似一杯苦乐年华的佳酿
自斟,浅吟
不诉离殇
让游离的清醉痴狂

——写于2009-10-16
一口气写下的 没经过仔细推敲 先搁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大山的名义】
落瑛缤纷于:2010.8.20日

『一』
说起以前,是为了祭奠一座大山
和一个孑立行走并不孤单的樵夫
据说,半途迷路
撞见桃花,砸中胡杨
升一缕大漠孤烟
明月清风酒一樽   
高歌一曲如柴心事
夜夜横笛竖吹,夜夜人比黄花瘦

那座孤高的山啊,你可知道
阳光几米,就可
指引一条通往回归的路
曾经,高亢的枝头
落花摘果之后,光秃秃的啃食风雨
此时,我写一个朋字两个月
如果失散,透过荒凉彼此照耀

那是一座埋葬落花的坟墓,望着你
春天,一病不起
以一棵树的高度缄默向北
风霜和流年都不能说明
胡杨与桃花,风沙和泡沫
还有一堵被削尖了的篱笆
我看到了里面,血泪的摧毁

『二』
经年后
那个樵夫中了花蕊的毒
披着丁香的紫色
带着醉意的暗香
在桃花吐蕊的季节咬人
流传关于百合的心事

我像一只被猎人击伤的小鹿
无处闪躲,面无表情
等待临界于宿命的恩慈
搁置的剑柄已锈迹斑驳
提起,如何雕刻光阴的故事
林花开谢,绿了谁的枝头

来一场华丽的逃亡吧
为山,为水,洒下一路芬芳
风行,我动
回首,隐约黄昏一柱炊烟的温暖
这片曾经热爱的土地,请允许我
在心底呼喊你的名字

『三』
注目茫茫长天
所有疾风驰骋的往事一缕轻烟
趟过步履蹒跚的艰难
跋山涉水,化作霞光
来到了记忆深处

时间静止了,挂在天边
流星,一枚一枚
落入天涯,为谁沧海桑田
我确信,桃花以南,胡杨向北
你已走出了那座大山

这样模糊又清晰地记得
我,惊呆了
感动地热泪盈眶
终于,可以正视内心的荒凉
以大山的名义,迎风而泣


给海的。。。先搁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望.遥贺海蓝儿芳辰】
『一』
九月,爬上锈色的枝头
会歌,会剑,会酒
艳遇一季花事
在空山?在镜湖?
秋风长袖,一阕闲愁
漫过浮尘厚重,漫过岁月浅薄

魂梦轻逐月,嫁雨又东风
风餐露宿,就地安营
密谋一次惊心动魄的涉水
此岸?彼岸?
香销别韵,两处相思
断了谁的琴弦,弯了谁的瘦肩

我们的花园,我们的废墟
在桃林深处,在秋水边缘
切入清浅的诗意两行
我在这头,你在那头
天降霜白,冰封三千里湖山
九月,我坐在翘首的枝头

『二』
积攒了足够的阳光
蓄满了足够的雨水
秋果熟透,笑得多情
月,仅仅揭开一帘密布,便
瞧见了,花季节节颓败后的暗涌

季节,已然走进轮回的边缘
我,尾随一场风雷不惊
掠过失耕已久的堤坝,吐纳
漫天芬芳,漫野金黄
成片成片的光阴载入无限旷远

不能停歇
睫毛长满露珠,幸福插上翅膀
收拾琐碎的阴晴冷暖,蓄势而发
一寸寸,播种希翼的芒尖
三千里江山如画

落瑛缤纷于:2010/9/11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来过

落叶,翻阅时空的心脏
季节的轮回,驶向
没有边际的斑斓
江河涌动,日子西斜
秋风抽软情绪
执笔于丹青,化开一脉
倾城的萧瑟

此生是客
怀抱一只冷艳闪光的空罐
来罢!我将敞开胸怀
让幸祸压榨最后的甘甜
储进生命的空白
或安于一隅,或逆水漂流
笑着,热爱任何一种全新

至于,潜藏的密语
一同老去的岁月
包裹,密不透风
听信不信何其哀
正如一季销魂的凄美
逐着流年碎影,穿越
所有残缺的淤积

落瑛缤纷于2010年9月21日
活动帖,滥以充数 抱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菊花辞

风,曳着粗细不一的日子
催开,一脉贵族的血液
以王者之姿,踏月而歌
是谁,疾步如飞
客串了千年的眷恋

醉了,火辣辣的
泛起青春的红晕,仿佛
火焰烧焦的荒野重现盎然
是谁,孤注一掷
执导一出,血色慌乱的秋怨

入戏太深,怎个疏篱千行泪
落的霜白成壕,红尘万丈
如何,自断肠的疼痛苏醒
哦!是谁,说要悟身世外
儿女几多骄,沧海一声笑  

活动贴 充数的 汗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
还是活动帖 但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样:)
落瑛缤纷于2010/10/1日

日已乌啼月落,风声
自黑夜曲折的回廊,摇撼
荆花怒放的尸骸。季节
急速移步,恍如一幅流动的风景
走得歪斜,积重难返

从此处到彼处,沿着蛛丝马迹
找寻,泊在内心的涟漪
那年,那月,那原始砰然的心跳
仰望,已是秋风瑟瑟的寒暄
无枝可栖,暴露漠壁干涸已久的贫瘠

内心的奇寒,瘦成一弯清月
斜斜地,收走一片天空
背对太阳,把触及指尖疼痛的名字
交给,一衣襟风的自由
不待时节一声令下,走,为上策

不必担忧。请相信
我身怀江湖失传已久的,绝招妙计
丢了快马三千,照样云闯天涯
如若相遇,请无视青春的顽疾失火
终将蒙尘上路,万顷烟波伴天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爱】

『一』
写于:2010-12-5日
鲁莽的风,于枯木,驾驭长夜
旋律是多余的,揪心扯肺
抹杀睡意。心室
朝着费解的答案,开启一扇暗门
岁月,因了虚无隔世的情事
周旋,患上不治之症的瘟疫

纸上的哀叹无法笔直
皱褶里糊上的气若游丝
透支了余力,低头
做个深度潜伏的女子
拒绝让人羞愧难当的泪水

这一纸的清愁总是念及来时
譬如春暖花开,譬如劳燕分飞
譬如坐等唐朝明月轮回的女子
为红颜,守得马蹄失声
为知己,醉得一饮忘川
多情总笑我,落荒谁的心门之外

『二』
写于:2010-12-6日
错过你的春,我是迟暮的秋
尾随内心的阳光奔跑
荒芜的速度疾步如箭,记忆呼啸成风
隔江明月对岸,千里芦花苍茫
白发宽恕了岁月,我便站成一棵沉默的树

六朝的凉,正在丰满
胭脂泪,数梅落,碎成旷世的殷红
一马平川三千里河山,统统
病入膏肓。时间,穿越流浪的白云
我便坐等成石,做着南北各自的梦

隔岸观花,我是局外人
这里的一切是你的领土
瓜分了我仅有的一亩三分田地
阳光和芦花,红梅与白云,甚至
一粒沙石。你,是冷面掠夺者

拿去罢!我的硕果仅存。现在
我要写下咒符,来世让你加倍偿还
只身打马而归,不论黑暗空空如己
不管尘世冰雹一般打来,都要
一步一履,赶赴这,永不缺席的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踏古】贺天狼生辰
落瑛缤纷于:2010年12月11日

『一』

风迷失的尽头,雨水蹑足而来
刀光剑影的时光如梭打满记忆的补丁
执浆,把昨日东风摆渡上岸
红尘万千,早已不在言语深处
不问小桥流水哪家
不问花落云归何处
收紧忧伤,写词,唱曲,声声慢。

寄身于秦时,在月下
穿林打叶仗剑天涯
许了谁的一世繁华?
扰了谁的三千青发?
四起云涌遮蔽一张苍茫大幕,暗藏沟渠
深穴里腥风血雨狼已群聚,设局
提起的最后一枚迟迟不肯落下

想要抄袭唐宋繁华,在歌楼画坊
暗香迩来,吐气如兰
且罢!收了剑的锋芒
削了骨血魂魄,只消一曲醉花阴
“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
此刻夜色正好,古道让路西风
一双绣花鞋,尽在烟雨朦胧

『二』
月光陷进三寸,划过旧时泛黄的账本
雁过秦岭,落叶沿着柔韧的蕊
承载一场盛大的记忆,去往诞生的国度
疲惫的城堡,烽火楚天
传递人间那一点微弱的烟火
直上云霄,从容潜行

坐看夕阳重心,日子西斜
铁骑漫过血雨应有涯?看
一行歪斜的足迹,慌不择路
与碧空远行,谁作了孤帆?
腥红染就的情节,照亮枯瘦的春天
桃花致命的妩媚,弥补废墟上的花园

青涩尚在,是波心的无邪
撑一枝长篙误入漩涡
抚琴,浅浅悲喜浅浅歌
勾勒的月光寂寞清白,与纸墨
病痛作战。设想,白马结伴远行
图腾燎原之势,大地万千词牌

辞藻,兀自掀起昨夜东风
传说的杀手是个书生,因了掌心的一朵
打马,仗剑,白云千载,做了仙游
体内的寒冷冰封了尘世,素净的慈悲
扶正歪斜的影子。山川,五谷
渐次醒来,谁也挡不住春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19: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见我的城堡】

当爱,只剩下指间的哀叹
只剩下,床头无尽的失眠
只剩下,漠不关心
哦,那是一座东歪西倒
残缺不全,被废弃的城

画日出,画彩虹,就是画不出月圆
看罢!猜忌误伤忠贞,淬毒的利器
指向心口的软,是非悬崖,口舌沼泽
足以坍塌一堵墙。宁死不从
做一个爱情的乞讨者
背过身去,像尘灰一样消失

是非恩怨早已不再重要
无非是过客,无非是
曾经的绿,覆盖了如今的黄
梦里梦外归了西风
这多情,月都笑得把星子吹落

也许,云知道,我曾来过你的世界
疾风驰腾,长路漫漫不是归期
收拾了最后一场风暴,该是青春散场
决定用沉默节约爱情,冷漠成冰
启齿微笑,试着尝新一场泥沼的启程
再见!百多个日夜,再见!我的城堡

落瑛缤纷写于:2011-9-9日

【废墟】
头顶的天空,是即将垮塌的碎光
被这些炫目的利器割伤记忆
城墙随即倾斜,劫数填补了所有的漏洞

还记得那扇优雅开启的门吗?
说要筑起一堵戒备森严的高墙,供养爱情。
是什么让城堡黯淡?残缺的只剩下废墟

这场景,是必经趟过的烈火
烧焦唇畔的桃花。当国度沦为废品收购站,
起程罢,期期艾艾,天涯客

落瑛缤纷写于:2011-9-9日

【穿堂风】
是谁,做了房奴,迎娶
萧杀一阵穿堂的风?
一直,躲在黑暗间隙,措字不停
与秋叶诉说心事,举目,那个位置
仍旧空缺。只有一弯垂怜的月色
同我一起,偷窥黎明

那些句子,已然无法攀附霞光
梦,依然挂在树梢,终归尘土
仰望,已是飘过风尘的浮云
月下独酌,不乐此,也非不疲
尚若风声抽打花冠,即便魂飞
也能在宿命的轮回里饱满富裕的甜汁

撞车事故发生后,决定绕道而行
修建工会来,或者捎来幸或不幸的消息
有关祝福,是否涌动心头的涟漪
已不再重要!大好光阴归了大把词汇
足以说明,完成了必修的信仰。这次
换我做回穿堂风,去往温柔明净的生活

落瑛缤纷写于2011.9.9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怡情画苑 ( 赣ICP备09015034号 )

GMT+8, 2021-4-12 11:18 , Processed in 0.04054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